每天虧損10億 馬云退出董事會!孫正義:現在的困難就像小孩子的游戲

時間:2020-05-23 11:44:18   來源 網絡   作者:網絡

孫正義被稱為“亞洲巴菲特”,曾因早年押注阿里大賺千倍的投資神話而風光無限。如今,他的日子也不好過。眼下,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阿里巴巴第一大股東軟銀集團于5月18日公布了2020財年業績,凈虧損高達9616億日元(約90億美元),創成立以來最大虧損。在業績說明會上,軟銀董事長孫正義反復強調新冠疫情對軟銀巨大影響,并不確定公司情況何時可以明朗。

為展開自救,軟銀計劃利用阿里巴巴股權融資1.25萬億日元(約合115億美元;約合816億元人民幣),而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將在6月25日股東大會上辭去軟銀董事一職。根據阿里最新的財報,軟銀持有阿里25.2%的股份,以5月19日股價計算,市值高達1455億美元。即使減持115億美元,軟銀仍是阿里的第一大股東。

每天虧損10億 馬云退出董事會!孫正義:現在的困難就像小孩子的游戲

新董事會是否能解救軟銀?

在發布年報的當天,有媒體稱,軟銀將出售其持有的相當比例的T-Mobile公司股票予德國電信公司。如果交易達成,德國電信公司將持有超過50%的T-Mobile的股份。

這項出售距離宣布T-Mobile與Sprint完成合并僅過去一個月。一個月前,在曠日持久的拉鋸戰后,美國司法部同意T-Mobile收購Sprint,后者是美國第四大電信公司,收購前軟銀持有其超過80%股份。在合并后,軟銀持有新T-Mobile 24%的股份。

軟銀希望在電信運營商中擁有自己的話語權,不過由于資金緊張,軟銀不得不將這份戰略資產受讓出去,由戰略投資人轉變為財務投資人。

這是軟銀回購計劃的一部分。今年3月,軟銀集團宣布了一項410億美元的資產出售計劃,通過出售140億美元的阿里巴巴、T-Mobile等資產以提升股價。而就在2019年年報發布的當天,軟銀方面又扔出了一個規模達5000億日元(合47億美元)的股票回購計劃,加上此前2月宣布的同等規模的回購計劃,軟銀的回購計劃規模將達到10000億日元。

推動這項回購計劃的是一個被外界認為激進對沖基金代表的Elliot Associates。今年2月,Elliot Associates增持軟銀集團超過25億美元的股份。據媒體報道,Elliot Associates的創始人Paul Singer要求軟銀集團至少回購200億美元的股票,并提高治理水平。

雖然孫正義表示歡迎Elliot Associates的投資,但是兩人還不能稱為關系密切的朋友。不過這對于制衡孫正義此前在董事會的一言堂局面來說,仍能起到關鍵作用。

Elliot的創始人Paul Singer扮演的是過去柳井正的角色。軟銀集團和優衣庫在同一年上市,柳井正從2001年開始就擔任軟銀集團的獨立董事。柳井正比孫正義大8歲,兩人在現實生活中卻是很好的朋友。兩人都有著改變世界的野心,也曾輪換坐上日本首富的交椅,不過柳井正對于風險更為謹慎,常在軟銀集團的董事會中扮演著剎車的角色。

但當軟銀愿景基金在投資上開疆拓土,投資的盤子和需要管理的被投企業越來越多時,柳井正卻愈發擔心,最終選擇了離職。

柳井正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當時選擇成為軟銀集團的獨立董事,是為了讓軟銀在規模不斷壯大時也具有匹配大公司的文化。而目前看來,柳井正的離職或許也是同樣的原因。而在2年前,Nidec創始人、首席執行官Shigobu Nagamori辭任軟銀獨立董事,其一向以敢于諫言著稱。

據媒體報道,柳井正離職后,軟銀集團只剩下兩名外部董事,分別是三井物產董事長飯島彰己及東京大學人工智能教授松尾豐。

不過善于反思的孫正義沒有讓軟銀集團董事會走向更加失衡的地步。

在即將到來的新一屆董事改選中,軟銀集團將提名三名新董事,之后軟銀集團的新一屆董事會人數將達到13名。新增的三名董事包括軟銀集團CFO、CISO、副總裁Yoshimitsu Goto,華登國際總裁、鏗騰電子科技CEO Lip-Bu Tan,早稻田大學教授Yuko Kawamoto,后兩者為新增的外部董事。

而軟銀集團CFO的加入也將為軟銀和孫正義實現改變世界的野心提供更為接地氣的財務建議。

孫正義還是科技界的巴菲特嗎?

孫正義曾在2016年成立千億美元愿景基金時說,他的目標是成為科技產業的沃倫·巴菲特;軟銀的目標是成為科技產業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彼時,軟銀集團正通過大手筆的并購快速擴張。WeWork創始人亞當·諾伊曼便是在此背景下遇到了孫正義,拿到了44億美元的首輪投資。但似乎從WeWork折戟后,軟銀集團和其領導者孫正義身上的光環便一圈圈褪去?,F今,軟銀經營的巨額虧損、馬云的退出、董事會老將們的辭任,這對于目標是科技界沃倫·巴菲特的孫正義,還能重回巔峰嗎?

“孫正義攥著愿景基金的千億美元募資告訴諾依曼,在戰斗中,瘋狂比聰明更好。而WeWork還不夠瘋狂?!痹诿襟w事后的報道中,對于兩人的會面總是津津樂道。有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8年,經過一系列大手筆的投資并購,軟銀集團的總資產增長了8倍。

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瘋狂的擴張給WeWork埋下了巨虧的隱患,也讓軟銀的投資走上了厄運。2019年財報顯示,2019年軟銀集團經營虧損1.365萬億日元(約127億美元),略多于4月份業績預告的1.35萬億日元。這樣創下了軟銀自1994年上市以來最大的年度虧損。

每天虧損10億 馬云退出董事會!孫正義:現在的困難就像小孩子的游戲

這其中,虧損絕大部分來自愿景基金,2019財年愿景基金的投資虧損為1.8萬億日元。軟銀解釋虧損的原因,一是Uber、WeWork的公允價值大幅下降;二是在新冠病毒爆發后,其他投資組合公司的估值在最近一個季度也出現了急劇的下降。財報顯示2019財年愿景基金的投資損失構成為:Uber損失52億美元,WeWork損失46億美元,其他投資損失75億美元。此外,愿景基金投資的衛星運營商OneWeb已申請破產保護,酒店運營商OYO也在疫情期間遭遇重創。

在市場周期上行時,債務也許不是問題。但當市場處于下行期,疊加疫情這只“黑天鵝”,債務將是大問題。就在今年3月,標普和穆迪接連下調軟銀集團的信用評級。標普將軟銀集團的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穆迪則將軟銀集團的評級連降兩級,從Ba1降至Ba3,展望為負面觀察。

有華爾街的分析師們表示,孫正義為了愿景基金的千億規模,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在估值泡沫破裂后,其風險開始暴露。然而不久前,孫正義在接受媒體采訪談到愿景基金目前的困境時稱,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困難,而且與過去的那些困難相比,愿景基金的困難根本不值一提,“就像小孩子的游戲”。

不知這一次,科技教父能否從這場“游戲”中全身而退。

(文章來源:胡潤百富)

?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 盐城股票开户 分分彩后一打大小诀窍 快乐双彩计划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东方欢乐彩 北京时时彩开奖 股票基本面分析案例 pc北京28开奖查询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