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遭占用、實控人被曝行賄、上市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 “濃眉大眼”的苗藥第一股貴州百靈怎么了?

時間:2020-05-24 06:24:52   來源 網絡   作者:網絡

貴州百靈(002424)上市以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公司不但扣非凈利潤大幅腰斬,銷售費用也繼續增加;盡管如此,公司仍擬拿出3.1億元大手筆分紅。此外,2019年其曾累計向實控人劃出資金20.86億元,上述資金占用性質為非經營性占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11日,貴州百靈2019年度網上業績說明會上,將未來業績的增長點寄希望于公司在研的“糖寧通絡”,然而,正是該款新藥讓公司實控人不久前被曝出“行賄劣跡”。

銷售費用持續增長

號稱“苗藥第一股”的貴州百靈,上市以來凈利潤持續增長的局面被打破。今年5月11日,公司召開2019年度網上業績說明會,根據公司年報,2019年公司實現營收28.51億元,同比減少9.13%,實現凈利潤2.91億元,同比減少48.27%,扣非凈利潤2.30億元,同比減少58.53%。尤其是2019年第四季度業績陡轉直下,凈利潤虧損1050.66萬元,扣非凈利潤則虧損達6956.12萬元。

面對公司上市以來首次凈利潤負增長,且扣非凈利潤腰斬的情況,貴州百靈現金分紅仍毫不手軟,擬每10股派現金紅利2.2元,這意味著2019年度凈利潤2.91億元的貴州百靈擬分紅總額達到了3.1億元。

與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貴州百靈2019年的銷售費用的支出卻仍在繼續增加。年報顯示,2019年貴州百靈銷售費用達9.70億元,同比增加3.99%,在公司2019年的營收占比超過三分之一,超過同期凈利潤的三倍。

事實上,近年來貴州百靈的銷售費用一直保持著快速增長,此前財報顯示——2016年至2018年貴州百靈的銷售費用分別為6.14億元、7.82億元、9.33億元(見下圖),而2016年至2019年公司市場開拓及服務費用分別為2.51億元、3.36億元、4.2億元和4.1億元,占同期銷售費用的比重分別為40.88%、42.97%、45.02%、42.28%。

資金遭占用、實控人被曝行賄、上市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 “濃眉大眼”的苗藥第一股貴州百靈怎么了?

其中,辦公差旅會務及招待費在銷售費用中增長較快,2019年公司該項目上共計花費1.98億元,同比增幅為9.53%,而這樣的增長幅度還是在2018年該項費用同比增長了25%的基礎上出現。

銷售費用吞噬凈利潤的現象在2020年一季度仍在持續。今年一季度貴州百靈實現營收7.77億元,同比增長10.34%,而公司凈利潤僅8439.14萬元,同比下滑46.2%,營收和凈利潤增長的不平衡主要系公司報告期內銷售費用的快速增長;今年一季度,貴州百靈銷售費用同比增長33.73%,高達2.27億元。

有投資者曾在網上業績說明會上向公司追問:“第一季度疫情期間,業務人員無法開展銷售活動,公司的銷售費用具體增在哪里?”對此,貴州百靈表示:“除疫情嚴重地區外,公司2月9日基本復工到崗。銷售下沉增加導致同期人員費用增加,主要體現在五險一金的基數調整和人數的增加,此外在疫情期間的客情關系維護,口罩、消毒液等防護品的贈送?!?/p>

董事長、監事行賄劣跡被曝光

事實上,醫藥企業銷售費用常常是“商業賄賂的重災區”,而今年3月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披露的關于貴州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化妝品注冊管理處處長羅志的二審裁定書揭開藥企行賄“冰山一角”。該裁判文書顯示,羅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100萬元;羅志已退繳的其受賄個人所得的全部贓款481.6萬元,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根據《法制時報》報道,在羅志的個人受賄中,羅志單獨受賄181.6萬元,涉及15家藥企。其中2017年貴州百靈董事長姜偉(公司實控人)送給羅志10萬元,希望羅志在公司申報“糖寧通絡”國藥準字文號及工藝登記等相關事項上提供幫助,羅志收受并表示同意幫忙。(見右上圖)

資金遭占用、實控人被曝行賄、上市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 “濃眉大眼”的苗藥第一股貴州百靈怎么了?

另外,羅志還被指,2008年-2017年利用職務便利,在處室相關業務中收受多家醫藥企業的好處費并為其謀取利益,其中包括貴州百靈監事夏文送出的9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糖寧通絡”正是被貴州百靈寄于厚望的在研新藥。在公司2019年度的網上業績說明會上,貴州百靈更將該藥品視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并表示“糖寧通絡”及苗醫藥一體化項目一直是公司的重點項目。

資料顯示,貴州百靈曾于2013年4月15日簽訂協議,一次性買斷楊國順、楊愛龍擁的祖傳治療糖尿病的苗藥秘方,“糖寧通絡”就是根據該秘方進行研發的新藥。然而7年過去,目前貴州百靈尚未獲得“糖寧通絡”國藥準字文號,反而被爆出公司實控人曾親自出馬為“糖寧通絡”“行賄打點”的劣跡。

此前貴州百靈在回答投資者提問時表示:“糖寧通絡”是公司基于貴州苗藥開發的醫療機構制劑,已經獲得貴州省、湖南省、內蒙古自治區《醫療機構制劑注冊批件》,已在相關醫院進行推廣使用。

事實上,“糖寧通絡”作為醫療機構制劑在推廣方面恐受到諸多限制。首先,醫療機構制劑以省為單位進行審批,若想在全國推廣需要在各省單獨進行;其次,醫療機構制劑以醫院為主體進行申報,每個醫院若要調配都需要進行申報,不得在市場上銷售或變相銷售,不得發布醫療機構制劑廣告。

而為推廣“糖寧通絡”,貴州百靈設立了貴陽中醫糖尿病醫院和長沙中醫糖尿病醫院等多家全資子公司,然而2019年年報顯示,貴陽中醫糖尿病醫院2019年凈利潤虧損926.49萬元。

今年3月29日曾有投資者在深交所互動易上向公司董秘提問:“這次‘行賄事件’,股票會被退市嗎?”對此貴州百靈回復稱:“公司目前生產經營情況正常,各項目正有序推進?!?/p>

該“行賄劣跡”是否會在公司層面產生不利影響?公司和實控人是否因此事遭受過處罰以及今后是否會引發追責?實控人和監事行賄資金費用又是否自公司列支?一系列的拷問盤桓在貴州百靈的頭頂。

去年累計向實控人劃出

超20億元資金

今年4月30日,貴州百靈發布2019年年報的當天,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同時出具《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其他關聯資金往來情況的專項審計說明》,并表示該報告作為貴州百靈年度報告的必備文件。該專項說明顯示:2019年,貴州百靈和包括長沙中醫糖尿病醫院、貴陽中醫糖尿病醫院等9家子公司之間存在以代收代付的形式發生非經營性資金往來共計4.8億元,2019年期初往來余額為1.9億元,2019年償還4.1億元,2019年末尚存非經營性資金往來余額2.6億元。

更重要的是,該專項審計說明顯示:2019年度貴州百靈累計向實控人劃出資金20.86億元進行資金周轉,累計收回資金21.44億元(含利息),公司實控人日均占用資金3.44億元,上述資金占用性質為非經營性占用。

對該巨額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并沒有詳細列示實控人占用資金的發生時間、每筆占用金額、日最高余額及歸還時間,僅僅在該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其他關聯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格下非?!凹记伞钡挠脗渥⑿问揭还P帶過,如果不是對該表格進行仔細研讀的話,則極容易“漏掉”該條重要信息(見下圖)。另外,貴州百靈曾在2019年年報中表示,報告期內不存在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資金遭占用、實控人被曝行賄、上市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 “濃眉大眼”的苗藥第一股貴州百靈怎么了?

資金遭占用、實控人被曝行賄、上市來首現凈利潤負增長 “濃眉大眼”的苗藥第一股貴州百靈怎么了?

對此,深交所于今年5月16日向貴州百靈發去監管函,要求公司在5月20前書面回復說明資金占用的具體情況,并詳細說明公司在保持獨立性、防范大股東違規資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具體措施及有效性,并要求其對回復內容對外披露。然而截至記者發稿,并未發現貴州百靈披露相關的回復公告。

貴州百靈實控人姜偉還在5月18日補充質押233.5萬股,截至目前,姜偉及其一致行動人已合計質押6.64億股,而未來半年到期的質押股份累計達5.19億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62.84%,對應融資余額為23.66億元,未來一年到期的質押股份則累計6.64億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0.46%,對應融資余額29.46億元。

貴州百靈表示:目前姜偉及其一致行動人具備相應的資金償還能力,不存在平倉風險或被強制平倉風險,其還款資金來源包括個人薪酬、股票分紅、非上市公司企業的經營所產生的收入及利潤及其他現金收入等。而后續如出現平倉風險,將采取提前購回、補充質押等措施進行應對,公司將按規定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就公司銷售費用增長與公司經營業績增長不平衡、董事長及高管行賄、實控人資金占用等問題,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致電并致函貴州百靈,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文章來源:大眾證券報)

?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 上证指数是指什么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所有 江西快3遗漏数据查询 什么的理财产品好 一尾中特的网站 天津11选五购买计算 股票指数行情上证指数 宁夏11选5官网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重庆时时彩外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