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盟主有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賓館卡片
沒登錄或者登錄過期,請重新登錄!
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我爹相貌平平無奇,可以說有些對不住眼睛。我媽卻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我從來沒見過她真正的模樣,記憶中也回想不起她的身影。從僅有的照片上來看,我爸能娶到我媽,真是上輩子燒了好香。

我能來到這個世界上,本就是幸運,我媽當時難產,生下我來的時候還不如正常嬰兒的一半體重。據說當時懷著我的時候腦子就不太清醒,生下我之后,就徹底瘋了。最后被娘家的人接走送精神病院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剛出生的時候沒有照顧好,總之童年時期,我就是個十足的病號,體弱多病,三天兩頭往醫院里跑。四歲那年,小病初愈大病又至,我全身長滿皰疹,搶救了好幾天才從死亡線上緩過來,我爸用所有的積蓄保住了我的性命,但臉上還是被大大小小的瘡疤烙印,看上去跟鬼一樣。

搶救回來的那天晚上,我爸坐在床邊,一把鼻涕一把淚,沙啞著嗓子和我說話,又好似自說自話:“孩子,是爹對不住你,當初若不是我強行和你媽發生關系,讓她受到打擊,精神異常地懷著你,你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你放心,爹會努力賺錢,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我爹的確如他所說的那樣,開始沒日沒夜地打拼賺錢,只可惜好日子并沒有如期來到,他老人家就已經身陷囹圄了。

至于為的什么犯事,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曉,只記得警察來帶走他的那天,天氣和我的心情一樣陰沉,被銬走之前,他拜托警察,給他打個電話。

“老趙,以后我兒子就拜托你照顧了?!?

趙叔是我爹的老戰友。當天晚上,他就把我接回了家,當我們大包小包地進入趙叔房子里的時候,一個女孩厭惡的目光便朝我身上冷視而來。

她是趙叔的女兒,比我大一歲,名叫霏霏。

趙叔直接介紹道:“霏霏,這是賴子,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要好好相處?!?

結果,霏霏當即就抗議了:“他不是我弟弟!我沒有這么丑的弟弟!”

霏霏討厭我,從我來到這個家里的第一天就就討厭。而我初來乍到,心里只有對于陌生環境的恐懼和對父親的思念。心中總有愁緒的我,每天都是一張悶悶不樂的僵尸臉,幾乎沒什么笑容。

而霏霏,每次看到我的僵尸臉,都是那副厭惡的神情。

趙叔的確說到做到,非常用心地照料我,很快我就適應了這個新家。

但是,環境雖然適應了,人,卻似乎永遠都無法改變。每天,我都過得小心謹慎,只希望我的姐姐,霏霏,能別不高興、別討厭我,但凡有些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都不會去搶,全數留給她。

但霏霏不領情,只要我碰過的東西,絕不會再動一下。甚至在我來了以后,一到飯點,霏霏就自己拿個大碗,把飯菜裝好,自己回房間里吃。每當趙叔責問其,她都會惡狠狠地瞪我一眼,然后咆哮:“這家伙太丑,又臭又臟,看著他我吃不下飯!”

我的心里自然不好受,但我也不敢趙叔和霏霏面前表露出來,怕他們覺得我矯情。每當自己受不了的時候,我都偷偷一個人,跑去廁所抹眼淚。

霏霏對我的排斥,趙叔都看在眼里,因為這,他沒少責罵霏霏,有一次直接動了手。

趙叔越打越狠,看著霏霏不停地哭,我心里又害怕又焦急,無意識間就喊了出來:“不要打姐姐了!”

這,是我到趙叔家以后,第一次主動開口說話。

只不過,霏霏并沒有感激我為她說話,反而愈發排斥我。在家里冷嘲熱諷處處刁難,到了學校,還到處跟同學宣揚我家的‘光輝事跡’,說我媽是個神經病,我爸是個坐牢的,我是個臭不要臉賴在她家里的癩蛤蟆,全家沒有一個好貨。

因為她的宣揚,我在學校成了眾矢之的,處處被人嫌棄,同學們都不愿意拿正眼看我。自卑和孤獨成了我最熟悉的情緒,整個童年時期,被刷上了一層灰色,雖然趙叔鄭重其事地告誡我,我爸是個好人,但心底里,我愈發對這個父親感到責備。

到了中學時期,我還是和霏霏在同一所學校讀書。霏霏成了新時代的弄潮兒,叛逆、張揚,每天都是時髦靚麗的打扮;相比之下,我則是一幅病體外加一張悲催的臉,霏霏從來沒給我過好眼色,仿佛我進了她的眼,就是一種玷污。

每天,霏霏都和一群同樣打扮時尚的男男女女混在一起,而我,永遠都是形單影只??v然是我已經躲到了最寂寥荒涼的角落,用最低調的方式刻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依然躲不開別人的冷嘲熱諷,所有人投來的眼神都和霏霏一樣,厭惡、嫌棄。

到了高三,比我大一年的霏霏離開了學校,考入了本地的一所藝術大學,每個禮拜只回家一次,依然像從前那樣,對我處處針對,我則默默忍受這一切,從不敢有半點抗議。

讀了大學的霏霏,比從前更加叛逆,每次回來,除了針對我,就是跟趙叔開口要錢,似乎這個家里,只有這兩件事能提起她的興趣。

某次霏霏回家,正好是飯點,進門一屁股坐下,就向正在夾菜的趙叔伸出手要錢。趙叔的臉立馬拉的老長,極其不耐煩地訓斥她,說讀這么長時間的書,屁都沒學到光學了變著花樣地要錢,不讀也罷,干脆退學算了。

霏霏最終沒有拿到一分錢,吃癟的她一氣之下奪門而出,兩個多月沒回來。

再次見到她時,已經是寒假了。霏霏有了變化,青春的年紀,多了一絲成熟女人的韻味,胸前被爆撐起的緊身T恤緊緊包裹著傲人的上圍,修長的兩條美腿穿著極盡誘惑的黑色絲襪,從前不施粉黛的臉上,涂抹上了自然的妝容,和電視里的女明星比起來,毫不遜色,美艷動人。

但趙叔不管這些,劈頭蓋臉呵斥道:“打扮成這幅模樣,像什么話?”

霏霏不屑一顧,看也不看趙叔,悠悠道:“藝校的女生哪個不會化妝的?你以為都像你一樣這么老土?”

當霏霏打開行李箱,趙叔看到里面一堆的名牌衣服和包包后,滿是皺紋的臉更加鐵青了幾分:“你哪來的錢買的這些東西?”

“又不是花你的錢,關你毛事?”霏霏咬著棒棒糖,漫不經心,絲毫沒把趙叔放在眼里。

假期里,霏霏每次出門,至少都得先花上兩個小時時間梳妝打扮,而等她回來,基本上都已經是三更半夜了,趙叔也管不住他,我也不太習慣霏霏這樣子的變化。不過,正值青春期的我,見到靚麗的霏霏,總忍不住多看兩眼。某一次,霏霏察覺到了我瑟縮的目光后,馬上就炸毛了:“你看個毛線???食屎啦你!告訴你,像你這樣的家伙注定討不到老婆的!千萬別做什么癩蛤蟆吃天鵝肉的白日夢!”

說完以后,不忘譏諷一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貨色……”

那天之后,我再也不敢看他。每當霏霏在家的時候,我都刻意躲到了自己房間里,避免和霏霏接觸。

但再怎么樣,我也是正值青春、血氣方剛的少年郎,終究有克制不住的時候。

那是個寒冬臘月,趙叔出差,而霏霏難得地沒有出去,我自個在房間里看書,要洗澡的時候,路過客廳,我的目光就被沙發上的霏霏吸引了。

當時屋里開著暖氣,霏霏身上只穿著一件大白襯衫,和一條粉色的內內,正彎腰給腳涂指甲油,全神貫注,絲毫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她襯衣里完全真空的兩座長白山,全被我盡收眼底。

霏霏涂指甲油的時候,非常仔細,隨著她輕微的動作,襯衣里飽滿的兩顆大白兔也跟著微微晃動;只覺一陣血氣噴涌。沒見過世面的我當下就不淡定了,即使心里面知道不該這么做,但目光卻怎么樣也無法移開。就像是個稻草人一樣,被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直到霏霏察覺我的存在,順著我的視線,發覺了自己身上正泄露美景的走光部位,驚聲尖叫,我才意識到自己大禍臨頭。

做賊心虛的我,低著腦袋一聲不吭。霏霏并沒有因為我這副認罪伏法的模樣放過我,暴跳如雷跑了過來,直接在我臉上賞了個火辣辣的五爪印。

“你個不要臉的癩蛤??!死變態!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就你這樣還敢打女人的主意?我告訴你!你注定當一輩子老處男!老光棍!不要以為我爸喜歡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我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才是這個家的人!你不是!告訴你,陳勿賴,你如果是個男人,有點骨氣,就滾出我家!永遠別回來!省得在這里礙眼!”

多年來,我寄人籬下,忍氣吞聲,生活在自卑的陰影里,對于霏霏和來自周遭的羞辱、擠兌,全數吞到自己肚子里,不作任何抵抗,我的心就像一塊海綿,所有潑來的臟水,來者不拒統統吸收。

我已然忘記,發自真心的笑容該如何展露,我小心翼翼、步步謹慎,只為了能稍微活得好一點,卻沒有一分一秒如我所愿。霏霏的這一巴掌,像是融化的冰山化為污水,我這塊海綿,再也無法承受更多。

沒有任何反抗和怨言,當天晚上,我收拾了幾件衣服,帶著多年攢下的零花錢,和霏霏留在我臉上的掌印,離開了趙叔的家。

外面的寒風呼嘯著,連空氣都冰冷刺骨,但我卻一點寒冷的感覺都沒有,仿佛在這一刻,我終于做回了我自己。我心中被悲傷和暢快兩種矛盾的情緒同時沖擊,我漫無目的地走著,繼而跑了起來,似乎是想甩掉多年來擠壓在心中的屈辱、壓抑,甩掉霏霏給我留下的悲傷記憶,和在這記憶中無數冷漠的面孔,我不明白,為什么人心能冷漠至此,這么多年了,就是特么養條狗都有感情了,可霏霏對我,依然如此厭惡,辱我欺我罵我恨我,我忍他讓他敬他,卻始終換不到他對我的一點點好。

我憎恨,憎恨這多年來她對我的處處擠兌和壓迫,憎恨她自以為是的高高在上,憎恨她在同學面前宣揚我的悲慘身世,把我當做笑料。我再也不想見到他,更不想回到那個從來不屬于我的家,不想看到他自以為是的臉。

寒風中,我不知奔跑了多久,終于跑不動了,憋在心里多年的窩囊,委屈,在奔跑間,隨著呼嘯而過的風消逝殆盡。

直到跑不動了,我才隨意找了家賓館,暫且住下。

洗了澡,我癱在床上,床頭柜上的一張卡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卡片上衣衫半解的女生圖片,極度誘人。

恍惚間,霏霏對我的羞辱記憶又開始浮現,所有一切我都可以容忍,但我最無法容忍的,是她罵我不是男人,永遠都會是光棍,永遠都會是處男。

從小到大,我一直瘦弱不堪,加之臉上有疤、寄人籬下種種原因,我一直生活在極度的自卑里,對于霏霏的擠兌,我照單全收,到了學校中也沒人用好眼色看我,仿佛我天生就是個傻逼,活該孤零零的。

這么多年了,我連女生的手都沒碰過,甚至連盯著女孩子去看的勇氣都沒有。

看著卡片,我竟憋出了一股氣,霏霏不是說我注定一輩子都做處男嗎,老子偏要打你的臉!

鬼使神差地,我就撥出了卡片上的號碼。接電話的是個男人,大致介紹了一下各種服務,和他們有的‘貨品’及價格。太過緊張的我也不知該怎么選,結結巴巴,他還以為我不滿意,刻意用一種諂媚地聲音和我說道:“老哥,我們這里有個清純的小妹妹,還是學生哦,身材相貌保準一等一,就是這個錢嘛……有點貴,兩千,不知你有木有興趣???”

一聽這話,我更激動了,好歹我這也是要獻出第一次,不能委屈了自己小兄弟啊,反正我帶在身上的積蓄也有三千多,既然吃,就要吃好點。

一咬牙一跺腳,獸性一發褲子一扒,我當即應承下來,報了賓館名和房間號,就掛斷電話。

等待著送貨上門的服務,我的心緊張到了極點,在賓館房間中來回踱步,心里既緊張又期待,多少次只敢想想的事情,今天終于能夠實現了。

將近一個小時過去,門鈴聲響了起來,我連忙跑去開門,緊張不已的我,開門時都是保持著低垂腦袋的姿勢,不敢立馬去看對方,不過我的目光還是觸到了她那雙細長筆直的絲襪美腿。

瞬間,我本就隆隆打鼓的小心臟更加澎湃起來,小兄弟也舉旗敬禮了,順著那雙美腿,我的視線也漸漸向上移。

可等我看到來人的臉面,腦子便是嗡的一聲,瞬間爆炸。

站在我面前,性感驚艷的學生妹妹,竟然就是我的姐姐,霏霏!

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 中国福利彩票重庆欢乐生肖 安徽十一选五赚钱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图 在线彩票哪里能买 中国股市常用的股票指数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悦达投资股票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