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嚴限行令”下的通勤路:為兒買京牌60歲母親假結婚

時間:2019-12-16 09:10:02   來源 網絡   作者:網絡

原標題:“最嚴限行令”下的通勤路:為兒買京牌60歲母親假結婚

11月1日,北京“最嚴限行令”實施后,通勤全靠自己那輛“皖”字車牌轎車的小陳,不得不考慮“變道”。

為了管控外埠車本地化的長期使用,新政規定了84天的進京限制,這意味著北京百萬輛外埠車,每年只有約四分之一的時間能在京正常行駛。

這些外地車主中,不少是小陳這樣的上班族。據他描述,上個月以來,他身邊的車主有人把車轉賣,有人抱團取暖互相搭乘,還有人把目光投向黑市里的“京牌交易”。

為了正常通勤,小陳決定通過“假結婚”買一張車牌,“倫理上,錢財上都很難承受,但是沒有辦法。”

這是一種由來已久的交易手段。隨著新政實施,“京牌”黑市打得火熱,不少中介開價不菲,喊著“名額有限”的口號吸引買家。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涉及京牌交易的詐騙及糾紛案不乏先例,鋌而走險背后隱患重重。

▲2015年,京港澳高速進京方向竇店服務區,進京車輛排隊辦理進京證。

新政:

外地車進京一年只有84天

來京一年后,小陳買了車,由于沒有搖號資格,只好上了個老家的車牌。

家離公司十幾公里,外地車牌早晚高峰城區限行,小陳只好每天早早趕去公司,入夜時再開車回家,這種做法在外地車的圈子里很常見,“就像是開黑車,天沒亮就走,天黑了再回,見不著白天的。”幾年下來,除了按時去辦理進京證外,他覺得還算順當。

去年6月開始,小陳有了顧慮。

2018年6月15日,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北京市環境保護局、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發布《關于對部分載客汽車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加強對外地牌照客車的進京管理。該《通告》的主要思路是“保障短期來京辦事,管控本地化長期使用”。通告提到,今年11月1日開始,外地車辦理進京證將限制到每年12次,每次期限7天。

也就是說,政策實施后,外地車一年進京的天數將只有84天,約四分之三的時間都被限行。經營一家貿易公司的小陳對開車有很強的依賴,不僅僅是“來京辦事”這么簡單。

消息在圈子里傳開。他身邊開外地車的朋友有人把車賣了,改乘地鐵公交,還有人打聽租牌的消息。

新政如約而至。到了今年11月份,他發現身邊開外地車的人少了,小區里有些外地車一停好幾天,都蒙了一層灰。有朋友提醒說,“最近大興這邊查外地車嚴了,監控探頭都加裝了不少。”

常年穿行大興區的小陳,碰到急事兒也會在禁行時段開車,為了躲避處罰,他把馬路上的探頭和哨卡摸個門兒清,往往能順利“通關”,但一條條緊張的消息讓他不敢再“拼運氣”了。

住在燕郊的劉亮平時開著一輛河北車去北京上班,他告訴記者,小區有十分之一的車是外地車牌,大多是往來京郊的通勤車。新政實施后,外地車主們組織了聊天群,開始商量對策。“都是普通的上班族,買京牌有風險,價格也難以承受,只能自尋出路。”

群里有人建議,每輛車一年能開84天,三四輛車輪著開就能滿足需求,可以互相搭個順風車。“群里沒人贊同也沒人反對,也沒有更好的建議,還有人只好去坐地鐵公交上班。”

▲12月5日,車牌中介向暗訪的記者介紹“假結婚”過戶指標的價格為14萬多元。新京報記者 馬玉佳 攝

買牌:

“鉆個法律的空子”

11月底,小陳干脆把車子開回了老家。“沒辦法了,想在北京正常開車,只能搞一張京牌了。”

由于新政按年計算次數,外地車還能正常開到年底。然而,這也就意味著,像小陳這樣的“剛需”者要在年底前解決用車問題。

跟家人商量后,他決定買車牌。這是他和朋友常常聊起的話題,不新鮮,但未知的風險也讓他擔憂。

他在網上看到很多有同樣困惑的網友,交流幾天后覺得,最便捷的還是“結婚過戶”。加了幾個京牌交流群后,很快中介就找過來,“假結婚,一二十天過戶車牌,十五六萬的價格,行情基本都是這樣。”

30出頭的小陳眼看要操辦婚事,他若想獲得京牌,就要付出有一次婚史的代價。

“家人比較傳統,擔心我還沒結婚就變二婚了,影響找對象。”糾結時,中介給他出了個主意,“讓你父母來辦。”按照中介的說法,父母一方出面去跟標主辦假結婚,京牌直接過戶到老人名下,不影響小陳使用。中介提醒說,現在政策緊,有些假結婚的被車管所發現了,車牌就不給過戶,但是他可以靠自己的關系保證一路暢通。

一番思想斗爭后,小陳60歲的母親“主動請纓”。“都是為了我,沒辦法的辦法。”

中介推薦了一位50多歲的男標主,小陳揣著顧慮,帶著中介和男標主回了老家。“當天就在我們那的民政局辦了結婚證,幾天后,我們就去北京車管所了。”小陳告訴記者,去車管所變更時,中介也跟著一起,工作人員果真沒有“故意刁難”,直接就辦手續了。出了車管所大門,他就把尾款轉給了中介。

小陳心里的石頭還是沒有放下。車牌變更后,男標主卻一直未處理原來的車輛,導致他暫時無法使用車牌。“雖然都簽了協議,但是車牌還沒用,婚也還沒離,還是有點擔心。”

▲12月6日,車牌中介向記者出示的“指標配合結婚過戶協議”,稱據此可保證車牌買賣雙方利益。 新京報記者 馬玉佳 攝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不少人欲通過“結婚過戶”購買京牌。多名中介告訴記者,自北京實施外地車限行政策開始,市場上就出現了此類“京牌交易”,近年來,京牌在黑市里的價格也隨著政策收緊而不斷上漲,“5年來至少翻了一倍。”

即便如此,求購京牌者仍然不少,新政實施后更有人對此趨之若鶩。

咨詢時,幾乎每個京牌中介都能拿出幾十本轉讓合同,電話忙個不停。近日,新京報記者在一家車管所看到,門口辦理車牌變更的隊伍排出幾十米,很多都是辦理“結婚過戶”的車主,中介陪在一旁。

一名中介坦言,假結婚是市場上的通行手段,“京牌是剛需,男女老少都有辦的,鉆個法律空子。”他告訴記者,他的一名女客戶因為在哺乳期辦不了離婚手續,干脆讓自己還未結婚的妹妹出面辦手續,讓父母出面的也不在少數。

▲在一個“京牌”QQ 群中,不時有中介發布車牌買賣信息。

搖號:

中簽就像買彩票一樣

“京牌交易”的背后,是很多人對小客車指標求而不得的無奈。

北京交通委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北京市機動車的保有量621萬輛(其中小客車519萬輛),外地牌汽車約100萬輛。

在京工作的劉麗2012年成為一名外地車主。由于沒有京牌,就上了天津牌照。多年來,她和老公兩人一起參加搖號,眼看著搖號從一個月一次縮減成兩個月一次,比例從百比一漲到了千比一,即使搖號概率漲到了5倍,卻依然沒能搖中。“我們也習慣了,身邊很多人搖了七八年都沒中,大家都開玩笑說搖號就跟買彩票一樣。”

交通部門數據顯示,隨著北京市汽車保有量的遞增,至少從2015年開始,北京市就已經開始減少小客車指標數。2018年北京市小客車指標數量由2017年的15萬減少至10萬,其中新能源指標保持6萬,燃油車指標由9萬個減少至4萬個。

指標遞減,意味著搖號難度增大。2018年6月,中簽難度達2031:1,2018年底為2280:1,2019年2月,這個數字變成2367:1,而到了今年10月,難度增加到2679:1。

北京實行外地車辦理進京證的政策后,劉麗就得每周前往白廟檢查站辦證。“每周五晚上去,站里烏泱泱都是外地車,要排兩個小時的隊。時間久了,隊伍里還出現一些黃牛,專門收費替人排隊。”劉麗每次都選擇凌晨12點趕過去,這樣進京證期限就能往后順延一天,自己也能多開一天。

提起外地車的不便,劉麗也深有體會。“有時候忘記辦證,或者證過期了,又趕上急事兒,就只能硬著頭皮上路。”她笑稱,運氣不好就會被執勤的交警攔下來,扣分、罰錢,每年都要經歷幾次。

無奈之下,劉麗去年租了個京牌。

“一年租金一萬,還要時刻擔心別出車禍,生怕跟標主承擔連帶責任,搞不好就吃官司。”朋友的遭遇加劇了她對租牌的擔憂,“朋友花7萬租了個京牌,協議使用20年,去年她想退租,卻聯系不上標主了。退不掉也帶不走,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劉麗的擔憂不無道理。東城區檢察院檢察官劉迎迎告訴新京報記者,因京牌租賃產生的糾紛案早有先例,“標主和車牌使用者雙方都要承擔連帶責任,一旦發生重大事故,租賃者會面臨不必要的損失。”

▲2017年4月13日,求賢檢查站,民警正在檢查進京車輛駕駛員及乘客的駕駛證和身份證件。 新京報資料圖片

隱患:

涉京牌買賣詐騙、糾紛頻發

事實上,除了租賃風險,“京牌交易”的背后還有著重重隱患。

今年9月,東城區檢察院檢察官劉迎迎偵辦了一起涉及京牌的刑事詐騙案。被告人徐某對外謊稱自己能通過“關系”幫他人獲取京牌、京戶甚至找工作,明碼標價,甚至偽造國家機關公文,一年時間詐騙金額高達300萬元。

劉迎迎介紹稱,19名受害人中,有12人是因購買京牌被騙,其中有人一次性為親朋購買6個京牌,被騙42萬余元。“受害人大多都是被告人的熟人或朋友,還有一些看到她發的宣傳廣告的人。”

讓劉迎迎感到意外的是,在回訪時,多數受害者都不愿詳談自己的受騙經歷,“他們知道京牌交易是違法行為,但是都抱著僥幸心理。”

無獨有偶,今年10月,一起通過假結婚過戶京牌產生的民事糾紛在朝陽區人民法院宣判。據審判長陳揚介紹,這是一起典型的“結婚過戶”引起的糾紛案例。

原告蔣某與被告王某原本不相識,因為要將手中的京牌過戶給對方,兩人去年5月登記結婚。陳揚法官稱,雙方均是再婚,結婚草率,婚后也未共同生活。案件審理時,被告王某坦言,雙方結婚的目的就是轉讓購車指標,雙方談好婚后女方給男方轉讓購車指標,登記結婚后不久,女方提出漲價,兩人沒談妥,部分指標沒成功過戶。

之后,原告蔣某就起訴離婚。陳揚法官稱,據原告蔣某陳述,她的客車指標來自于其背后老板,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別人辦理結婚過戶,以此換取報酬。由于近期進京證政策的實施,老板覺得“虧了”,就坐地起價,讓她起訴離婚。

后經審理,法院認為雙方并非以共同生活為目的,未能建立夫妻感情,故支持原告離婚請求。

陳揚法官稱,類似案例也時有發生,這兩年數量也高于往年,但多是調解解決。她也提醒,雖然是假結婚,但在民政局登記后,雙方婚姻關系是存在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都有可能在離婚時被對方處分。

陳揚表示,按照法律規定,車牌因供生活使用,不能用于牟利活動,包括租賃買賣等。針對結婚過戶這種行為,有關部門有權對當事人實施行政處罰。針對此案,該院也打算聯系有關部門作進一步處理。

(文中小陳、劉亮、劉麗均為化名)

校對 賈寧

?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