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都科技:向自己人送“溫暖”

時間:2020-05-24 09:35:32   來源 網絡   作者:網絡

扣非凈利潤2019年下降近六成,上市公司仍不忘通過股票激勵向自己人送“溫暖”。


2019年,佳都科技(600728.SH)實現營業收入50.12億元,同比增長7.09%;營業利潤7.84億元,同比增長188.22%;ROE(加權)竟然增至15.40%,同比提高7.48個百分點,為公司近10年來的最高值。

單純從數字上看,公司的業績頗為亮眼,但實際情況真的如此嗎?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佳都科技的扣非凈利潤僅為8451萬元,同比下降59.91%。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在公司剛剛中標大額合同后不足半年,公司即發布股票激勵計劃,而上述大額合同在一定程度上使得限制性股票的業績考核目標形同虛設。

如此“巧合”時間點,不得不懷疑上市公司在對“自己人”送“溫暖”。

收入質量下降

2018-2019年,佳都科技營業總收入分別為46.80億元、50.12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8.54%與7.09%,基本延續了緩慢增長的態勢;同期,公司產品的平均毛利率也較為穩定,分別為14.82%與13.49%,2019年僅下降1.33個百分點。

上市公司的營業收入與平均毛利率似乎中規中矩,但實際上公司的營業收入質量相較上一年度明顯的下降。

據歷年年報數據,佳都科技主要有4類產品,2018-2019年,其智慧城市解決方案與ICT產品與解決方案兩項產品合計收入為36.99億元、39億元,合計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為79.04%、77.82%。雖然前后比重大致相同,但上市公司營業收入的結構卻完全不同。2019年,佳都科技智慧城市解決方案與ICT產品與解決方案的收入分別為16.24億元、22.7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37%、31.28%,形成了一跌一漲局面。

2019年,上述兩項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13.98%、6.32%,分別同比減少0.57個與2.58個百分點。也就是說,上市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構成中高毛利的產品占比下降,而低毛利且毛利率進一步下降的產品占比大幅增加。

很明顯,高毛利率與低毛利率產品比重的此消彼長對于上市公司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對于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產品收入的下滑,佳都科技在2019年年報中解釋為,公司在年內重點加強了解決方案對“警務視頻云”、“名捕”、“明毅”、“蜂巢”等自研產品銷售的拉動作用,減少了部分自研產品占比小的項目承接。

上市公司的解釋顯然很難自圓其說,自研產品占比小的項目中使用的必然是其他競爭企業或者供應商的產品,所以公司產品的毛利率不會太高,而一般自研類產品由于缺少“中間商”的環節,由上市公司直接面對客戶,毛利率理應相對較高。

而在2019年年報中,公司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產品的毛利率卻是下降的,也就是說,自研產品占比較高項目的毛利率低于自研產品占比小的項目的毛利率,這顯然不符合正常邏輯。

另外,從應收賬款變動的角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公司營業收入質量的下降,2018-2019年年末,佳都科技應收賬款與長期應收款賬面金額合計分別為21.23億元、26.9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6.06%、26.99%,而同期其營業收入的增速分別為8.54%、7.09%,顯然公司應收賬款與長期應收款合計金額的增速遠高于營業收入;從絕對值的角度,也進一步說明了公司近兩年來的營業收入的增長均來自賒銷,2018-2019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增長3.68億元、3.32億元,而應收賬款與長期應收款合計金額分別增長了4.39億元、5.73億元。

從上述數據不難看出,上市公司營業收入的質量呈現下降趨勢。

會計手段保利潤

營業收入質量的下降必然伴隨著利潤的下滑,雖然2019年公司營業利潤的增幅高達188.22%,但大部分增量是適用新金融工具準則確認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6.56億元,而非實際經營產生。

倘若剔除這部分收益,上市公司2019年營業利潤大幅下降至1.28億元,同比下降52.96%。

無獨有偶,長期較高的研發投入資本化比重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厚了上市公司的利潤,2016-2019年,公司研發投入資本化的比重分別為47.68%、39.71%、52.32%、64.57%。據資訊數據,同期,與佳都科技同屬于城際高鐵與軌道交通產業鏈上站后信息化工程的世紀瑞爾(300150.SZ)與輝煌科技(002296.SZ)的研發投入則全額費用化。

對于近年來攀升的研發投入資本化比重,佳都科技解釋為,是由于加大在計算機視覺、智能大數據等人工智能基礎技術上的投入,以及“警務視頻云”“城市交通大腦”、“智慧車站”、“明毅”、“蜂巢”、“名捕”等一批產品的研發與升級。依據年報中表述,上述產品主要應用在公司的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產品中。

而據資訊數據,同樣為智慧城市行業且主營業務包含安防、交通領域的東方網力(300367.SZ)與飛利信(300287.SZ)2016-2019年研發投入也是全額費用化(東方網力2019年年報暫未披露)。

不難看出,佳都科技存在利用較高研發投入資本化的比重增厚公司利潤的現象,倘若其也將研發投入全部費用化,那么,2016-2019年佳都科技應該扣減掉的利潤約為5570萬元、5705萬元、1.05億元、1.93億元,如果再進一步剔除公允價值變動對公司利潤的影響,其2019年的業績為虧損。

除此之外,佳都科技的銷售費用也存在問題,2016-2019年分別為1.71億元、1.82億元、1.77億元、1.79億元,同比分別變動-1.65%、6.61%、-2.88%、0.97%;營業收入的增速分別為6.79%、51.39%、8.54%、7.09%;無論公司的營業收入是大幅增加還是穩定增長,其銷售費用自始至終都異?!胺€定”。

股票激勵式送“溫暖”

2019年8月31日,佳都科技發布《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草案)》(下稱“激勵草案”),擬向激勵對象授予限制性股票總計不超過3190萬股,占股本總額的1.95%。其中首次授予2555萬股,預留635萬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授予價格為每股4.69元。

股權激勵制度可以通過股權將被激勵者的利益與企業的利益緊緊地連在一起,但佳都科技的此番股權激勵卻頗有一些向自己人送“溫暖”的意味。

激勵草案顯示,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各年業績考核目標如下,第一個至第三個解除限售期業績考核目標分別為2019年凈利潤不低于4.5億元,2019-2020年兩年凈利潤累計不低于10億元,2019-2021年3年凈利潤累計不低于18億元。

上述“凈利潤”是指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并剔除本次及其他激勵計劃成本影響的經審計的凈利潤作為計算依據。顯然,上述“凈利潤”并未剔除非經常性損益對公司凈利潤所帶來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報中,佳都科技由于其他非流動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及處置長期股權投資產生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6.51億元,其中大部分來自公司參股的云從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云從科技”)增資擴股所產生的公允價值變動帶來收益,佳都科技于2015年支付3333萬元,獲得云從科技18%的股權,經過多輪融資稀釋后,現持股比例為7.94%。

企查查顯示,云從科技2018年進行B+輪融資,募集資金10億元,各大投資機構2019年11月30日完成了認繳出資。毫不客氣地說,正是此次云從科技的融資助上市公司管理層完成了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第一個解除限售期業績考核目標。

2020年5月13日,云從科技又進行了C輪融資,融資規模高達18億元,由于云從科技公允價值變動所帶來收益的影響,佳都科技的股權激勵對象首次授予第二個與預留授予第一個解除限售期業績考核目標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完成。

從上述的信息不難看出,佳都科技股票激勵計劃的考核目標設置存在著明顯的“漏洞”,可以說,公司激勵對象可以“躺著”完成考核目標。

更耐人尋味的是,2019年3月2日,佳都科技發布《關于全資子公司項目中標公告》,全資子公司廣州新科佳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新科佳都”)中標廣州市軌道交通十一號線及十三五新線車站設備及運維服務采購項目,項目金額為118.89億元,項目綜合建設周期暫定為2019-2023年。而根據前文所述,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發布日期為2019年8月31日,明顯晚于公司中標大額合同,在中標大額合同之后發布股票激勵計劃真的只是巧合嗎?

結合上述信息,不難看出佳都科技針對股票激勵所設置的業績考核標準幾乎形同虛設,不免有借機向自己人送“溫暖”的嫌疑。

定向扶持股東企業

據資訊數據,2015年4月,佳都科技與關聯方新余卓安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稱“卓安投資”)共同出資5000萬元投資云從科技,投資完成后上市公司及卓安投資分別持有云從科技18%與9%的股權。卓安投資為上市公司高管團隊為投資云從公司成立的有限合伙企業,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公司現任總經理梁平,有限合伙人為公司前副總裁尤安龍。

投資完成后,佳都科技對云從科技也是給予了一定的扶持。據歷年年報信息,2015-2017年,上市公司從“云從系”采購商品的金額分別為632萬元、73萬元、776萬元。雖然,絕對值的角度,上述采購金額并算不上大;但是,據同為“AI四小龍”且背靠“阿里系”的曠視科技(1257.HK)招股說明書數據(淘寶中國持有其14.33%股份,螞蟻金服通過API持有15.08%股份),2016年,曠視科技僅實現營業收入6778萬元,若以其作為參考,在當時佳都科技對于創業中的云從科技也算是“大客戶”了。

而隨著云從科技估值規模的提升,由上市公司高管控制的卓安投資也猶如搭乘順風車般享受了估值提升所帶來的盛宴。

如果說“順風車”非有意而為之,那么佳都科技對于大股東控制的企業廣州佳都數據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佳都數據”)就是針對性的扶持了。

企查查顯示,佳都數據成立于2016年5月30日,主要從事電子支付系統的技術研發、系統集成和投資運營等業務,大股東為新余藍點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新余藍點”),直接持有32.31%股權,而佳都科技僅間接持有佳都數據19%的股份。

表面上,新余藍點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劉瑞麗,但其最終受益人為鄭爾城,后者持有新余藍點99%的股份;同時,鄭爾城還為佳都科技的股東之一,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持有上市公司2.22%的股份。

據企查查,2016年10月至12月,佳都數據3次出現在廣州市軌道交通金融IC卡應用改造項目的中標候選人中,且3次招標金額均不足2000萬元,但不幸的是均未中標。次年,佳都科技雪中送炭,為其奉上1320萬元的采購金額,而2018年,佳都數據未中標任何大額合同。

在上市公司的扶持下,2018年2月,佳都數據獲得了螞蟻金服的戰略投資,據企查查,螞蟻金服認繳出資額為1532萬元,最新一期持股比例為17.87%,結合佳都數據歷史的注冊資本變化,可以推測螞蟻金服入股佳都數據的資金投入約5000萬元左右。

雖然,通過佳都數據的業務展開以及估值的提升,佳都科技可以獲得賬面上的投資收益,但整個過程中,最大的受益者卻仍為上市公司的股東。

二級市場持續吸血

據歷年年報數據,佳都科技的現金流狀況并不樂觀,2015-2019年,上市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值分別為1.99億元、-1.78億元、-2.07億元、1.74億元、3426萬元;同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值與凈利潤的比值分別為1.13、-1.43、-0.96、0.66、0.05,從上述數據不難看出,上市公司近幾年的造血能力不強。

為了滿足資金需求,上市公司頻頻向二級市場伸手,僅2012-2019年,佳都科技就通過定向增發募集資金31.64億元,可轉換債券融資8.75億元。

相比巨額的融資,近10年來,佳都科技的現金分紅少的可憐,僅在2017年和2018年合計分紅1.42億元。而更為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賬面所有者權益合計金額為49.18億元,對比之下,佳都科技超過七成的所有者權益均來自股權融資(37.79億元),而非實際經營產生的利潤積累。

而就在2020年2月27日,佳都科技又拋出一份大額融資方案,擬非公開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3.67億股,募集金額不超過29.80億元。

對融資的必要性,據上市公司發布《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募集資金使用可行性分析報告》(下稱“可行性分析報告”)中表述,2019年3月和9月,公司合計中標廣州市軌道交通新線車站設備、通號設備及運維服務采購項目金額約147.96億元,項目建設期基本在5年左右,而回款周期長達15-20年,在2019-2023年的建設周期內,該等項目的收款金額為47.29億元。

同時,上市公司在可行性分析報告中表示,在可預見的中長期內,公司核心業務的經營模式仍將以總包或PPP方式為主,必將形成對大量資金長期持續投入的需求。

如此長的回款周期以及資金占用,對上市公司很難說是一件好事;雖然,在此次發行對象名錄中,“佳都系”認購了11億元的非公開發行股票,但該筆融資未來是否可以產生高質量的利潤與現金流仍難言樂觀。

在公司營業收入質量下滑、利潤嚴重依賴財務手段之際,佳都科技仍不忘對自己人送溫暖,而長期在二市場吸血也并未給公司帶來高質量的利潤,如此“神操作”,最終受傷的只有中小投資者。

針對上述問題,《證券市場周刊》記者已向上市公司發出采訪函,截至發稿上市公司未回復。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周刊)

?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 腾讯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今天江苏11选五开奖号码 排列三 河北11选走势图基本走势 辽宁十一选五奖金 幸运快三 出号规律 极速赛车双面盘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