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為母親十萬手術費,四處求助無門,堂堂男子漢竟然做了...

時間:2019-12-16 00:41:35   來源 網絡   作者:網絡

原標題:孝子為母親十萬手術費,四處求助無門,堂堂男子漢竟然做了...

醫院走廊,人來人往。

葉凡卻不管不顧,蹲在角落嚎啕大哭。

“你媽胃腫瘤惡變,再不交十萬手術,只能活一個月了。”

醫生冷冰冰的話像針一樣扎心。

但昂貴的費用,葉凡根本拿不出來。

養父葉無九一年前跑船失蹤,養母沈碧琴胃腫瘤暈倒住院,剛畢業的葉凡成了家里頂梁柱。

這一年,為了給養母治病,葉凡不僅用盡了家里積蓄,貸盡了所有網貸,還去唐家沖喜做上門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馬,尊嚴喪盡,才換來五十萬。

但這筆錢,在醫院轉眼用盡。

葉凡現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機和十塊錢了。

“還要十萬,還要十萬……”

想到醫生說的數字,葉凡就感覺到深深絕望,山窮水盡的他,去哪里湊這十萬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母親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萬。”

葉凡擦擦眼淚,咬牙站了起來:“我絕不能讓母親有事。”

他決定豁出尊嚴去借錢。

葉凡來到第一家,敲響了大伯家。

伯母板著臉開門。

葉凡絕望地乞求伯母恩賜:“伯母,我媽需要錢手術……”

“還來要錢?還來要錢?給了你們兩百塊還不夠啊?”

“滾,滾,滾,別來這里,我們沒你們這樣貪財的親戚……”

伯母一邊說一邊把葉凡推出去,然后砰一聲關閉防盜門。

聽到這些尖酸刻薄的話,葉凡氣的渾身發抖,一拳砸在墻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沒想到,搶走父親祖屋的大伯他們,卻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幫忙。

葉凡沒有法子,只能厚著臉皮找其他親戚借錢,但都吃了閉門羹。

他們還警告葉凡不要再騷擾,不然馬上報警抓他。

接著,房東也打來電話,一個星期內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間清掉。

網貸公司更是進行了奪命狂呼。

葉凡硬著頭皮打給了在馬爾代夫旅游的唐若雪。

唐若雪聽到他張口要錢,就極其厭煩地掛掉電話。

山窮水盡。

在街頭吹了半天冷風,葉凡擦干眼淚,來到了零度酒吧。

這是他前女友袁靜開的,不,是他曾經的室友黃東強,借了五百萬給袁靜實現夢想的。

當然,也因為這五百萬,袁靜離開了葉凡,投入黃東強的懷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頭,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葉凡也就成了笑資。

葉凡來這里雖然感覺恥辱,可想到母親的手術費,他又只能走進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靜會看在昔日情分借這十萬。

酒吧有人彈著吉它,唱著歌,氣氛很熱鬧,很高貴。

這里的香水味都讓葉凡自卑。

葉凡走進大廳,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十幾個華衣男女望了過來。

葉凡也望向了黃東強和袁靜。

他從黃東強眼里看到了意氣風發,看到了濃濃不屑,唯獨沒有看到一絲愧疚的情緒。

袁靜身穿低胸背心,露出一片潔白小腹,下半身則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

白皙的肌膚和兩條修長的大腿,再加上美艷的臉龐,很是吸引眼球。

不過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讓很多人不敢對視。

她毫無感情地看著葉凡,那淡漠感覺,就好像在街邊看到一只狗一樣。

袁靜的閨蜜楊芊芊從高腳椅跳了下來:“葉凡,你來這里干嗎?”

語氣嫌棄。

葉凡鼓起勇氣:“我是來……”

“我們這里不需要清潔工。”

楊芊芊冷嘲熱諷:“你走吧。”

她向來看不起一貧如洗的葉凡,也正是她極力撮合袁靜和黃東強。

葉凡忙擺手解釋:“我不是來做清潔工的,我是來……”

“檸檬水二十八,雞尾酒一百八,你消費得起嗎?”

楊芊芊冷笑打擊:“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舍的零用錢,我們這里也一樣不歡迎你。”

黃東強呸了一聲:“媽的,晦氣,今天沒看黃歷,跟上門廢物撞一塊了。”

葉凡給人做上門女婿沖喜一事,黃東強他們早已經知曉。

十幾個男女聞言笑了起來。

“我——”

葉凡硬著頭皮上前,看著袁靜正要說話,一個漂亮女孩又喊起來:“拿開你的臟手,真皮沙發。”

她還用手在鼻子前面揮了揮,好像葉凡猶如臭水溝出來一般。

葉凡被蛇咬一樣縮回了手,面紅耳赤。

他知道會被羞辱,但沒想到會這么絕情。

他咬咬牙,脫口而出,“我是來找袁靜的。”

“袁靜,我們出去說……”

葉凡希望保留最后一點顏面。

袁靜修長雙腿翹起,白皙腳趾在燈光中閃爍,沒有譏諷,也沒動作,但這恰恰是最大的嫌棄。

黃東強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袁靜現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

他還示威性地在袁靜腿上揉了一把。

葉凡臉頰發燙:“袁靜,我真有事找你,咱們出去說。”

袁靜看著葉凡沒有回應,只是高傲和冷漠,就像看著一個微不足道的螻蟻。

“滾蛋,看到你就惡心。”

楊芊芊不耐煩喊道:“別壞了我們心情。”

看著一絲遮羞布都不給自己留的袁靜,葉凡心里很是失望和難過,但還是擠出一句:“袁靜,我想要跟你借十萬。”

葉凡作出保證:“你放心,我一定會還你的,我可以把身份證,畢業證那些押你這……”

“十萬?”

楊芊芊夸張的喊叫起來:“葉凡,你要借十萬?你全身上下一百塊都不值,還敢借十萬?”

葉凡看著袁靜解釋:“我媽媽手術需要錢……”

“我知道這很唐突,但我真等著救命,求求你了。”

他還拿出母親病歷希望能打動袁靜。

黃東強像看白癡一般看著他:“你爹失蹤,祖屋被你大伯搶走,現在房子是租的,你是上門女婿,還沒工作,你拿什么借十萬?”

畢業這一年來,葉凡不是忙碌母親的病,就是伺候唐家吃喝拉撒,一直沒有找公司上班。

所以現在還是無業游民一個。

“等我媽手術完了,我馬上找工作,我一定可以還的。”

葉凡無地自容,他恨不得轉頭就逃,但都到了這個地步,他必須堅持。

“袁靜,我求求你了,我媽要做手術,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這一刻,葉凡感覺自己卑微地真像一條狗。

楊芊芊嗤之以鼻:“我們又不是你爹,你媽需要錢做手術,關我們屁事?”

“袁靜,幫我一把吧。”

葉凡看著袁靜哀求:“錢,一定會還你的。”

眾人看著袁靜。

袁靜神色冷淡的看著葉凡,用一種比起她神色更加冷淡的語氣,說著讓葉凡心寒的話語:“找我借錢?你不覺得可笑嗎?你媽死活,跟我有什么關系?”

她冷笑一聲:“難道你覺得咱們之間還有舊情?”

“別自作多情了。”

“沒有哪一只白天鵝,會在意一只癩蛤蟆的。”

葉凡神色愕然的看著袁靜,難于置信這話是她說出來的。

“我們的圈子,不是你可以進來的。”

“我袁靜的錢,也不是你能借的。”

“我跟你更是沒有半點感情。”

“對了,以前我跟你交往時,我生病了,你送了一塊太極玉給我,說會保佑我平安無事。”

“現在,這塊太極玉還你,拿去保佑你媽平安無事。”

袁靜從桌底抽屜摸出一塊太極玉,面無表情丟入葉凡的手里:“走吧,別再來這里了。”

“你出現在零度酒吧很不合適,給我和東強他們添堵了。”

她的聲音很平和,沒有半點盛氣凌人,卻把人壓到了地底,仿佛從天空看著地面的一只螻蟻:“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楊芊芊一把推開葉凡:“滾啊,癩蛤蟆。”

葉凡一臉絕望。

黃東強忽然出聲:“我可以借你十萬。”

葉凡眼睛亮起,全身激動:“真的嗎?”

黃東強笑容玩味:“跪下。”

葉凡全身血液一激,眼里有著憤怒,但很快又恢復冷靜。

撲通——

葉凡直挺挺跪下。

膝蓋痛,心更痛。

但為了母親,葉凡義無反顧。

“哈哈哈——”

楊芊芊她們嬌聲大笑,想不到號稱骨頭最硬的葉凡,就這樣跪在他們面前了。

有人拿起手機拍這一幕。

袁靜揚著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的驕傲,鄙夷之意更濃:“毫無骨氣的男人。”

黃東強去了一踏洗手間,拿著一個杯子回來,里面裝著黃色的液體,然后啪一聲放在葉凡面前。

“跪著喝了它。”

黃東強丟出一張銀行卡:“這十萬借你。”

看著那杯液體,葉凡先一愣,隨后怒了:“這是尿!”

“你們混蛋!”

葉凡將杯子摔了過去:“欺人太甚了。”

袁靜她們尖叫不已,一身狼藉。

黃東強勃然大怒,一聲令下:“干他!”

葉凡轉身就跑。

七八個紈绔青年一涌而上。

雙拳難敵四手,葉凡很快被打倒。

他靠在墻上雙手緊緊護著頭。

他手上完全沒有知覺了,只是憑著本能抱住腦袋。

腦袋護住了,其他地方卻護不住,挨了幾下重拳后,葉凡開始流血了。

袁靜和楊芊芊她們大呼痛快。

葉凡的反擊在她們看來是大逆不道,所以落到這個下場純粹咎由自取。

“廢物一個!”

黃東強一腳踩在葉凡頭上。

砰——

葉凡抱住頭部的雙手終于松了開來,整個人無力的沿著墻壁滑到在地。

他昏迷了過去。

一篷鮮血從掌心流出,滲入古樸的太極玉……

“嗖——”

光芒一閃而逝。

“我乃太極醫仙,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傳人,得我太極經和生死玉,懸壺濟世,渡人渡己……”

葉凡感到自己處于一片飄渺虛空中,伴隨著傳承之音,龐大的信息量充斥進了腦海。

武道醫術,玄妙針法,修行法訣,不斷沖擊……

當一塊生死玉涌入掌心時,葉凡按捺不住尖叫一聲:“啊——”

葉凡醒了過來,他發現自己在醫院,全身傷痕累累。

他努力回想,記起自己被群毆,然后被丟出酒吧門外。

腦袋的疼痛也證實了這一點。

只是他還驚慌發現,夢境依然清晰:

“難道剛才的夢是真的?這也未免太可笑了。”

葉凡嘟囔一句,可是閉上眼睛,他卻震驚不已。

他的腦海真有一部《太極經》。

“這夢會不會太真實了?”

葉凡還是不相信,隨后打開《太極經》,按照上面法子修煉起來。

只要修煉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極經》就是一個笑話。

但事實讓葉凡再度目瞪口呆。

半個小時不到,他就感覺到丹田中,涌現出一小股熱流。

接著,熱流游走四肢百骸。

所過之處,舒爽異常。

同時,他的左手掌心,隱約有一個太極圖呈現……

生死玉。

白色生,黑色死。

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卻層層分明。

葉凡以為是不小心沾染了圖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幾下,卻發現太極圖依然存在。

而且還轉動了起來。

下一秒,葉凡腦海忽然浮現一股信息:

狀態:擦傷十三處,五臟三級損傷,頭顱輕微腦震蕩。

病因:被人暴力群毆導致。

修復或毀滅?

葉凡愣在當場,這是什么玩意?

他下意識發出一個修復指令,只見生死玉轉動起來,隨后一片白光沒入葉凡體內。

“啪——”

接著,身體出現了異常變化。

血管不受控制發熱,繼而周身滾燙,葉凡感覺全身細胞都在奔跑,它們成群結隊地在體內狂奔。

骨骼也噼噼啪啪作響。

沒有多久,葉凡身軀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徹底消散,手臂和臉上擦傷也都愈合。

同時,太極圖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

“這是修復妙手啊。”

葉凡激動了起來,人家修復的都是古玩字畫,他的生死玉卻能修復身體疾病。

看來夢中一切都是真的。

這實在是上天的恩賜。

葉凡一骨碌從病床上爬起來,然后最快速度沖到住院部。

他推開母親沈碧琴的房門。

看著枯瘦如柴,雙眼緊閉的母親,葉凡沖了過去,左手放在她的胃部位置。

狀態:貧血、心肌勞損、膽結石、胃腫瘤惡變……

病因:多年操勞,飲食不準,風寒侵蝕導致。

修復或毀滅?

葉凡脫口而出:“修復!”

生死玉又是一動,五片白光沒入沈碧琴身體。

母親的身體里瞬間成了一個戰場,無數細胞在沸騰,奔流,好像千軍萬馬在廝殺在沖鋒陷陣。

“轟——”

沒有多久,沈碧琴腦袋晃動了一下。

葉凡下意識喊道:“媽——”

沈碧琴緩緩睜開了眼睛,蒼白臉色多了一抹潤:“葉凡,我餓了……”

葉凡喜極而泣。

他收回了左手,同時發現,生死玉的白芒只剩下一片了。

顯然病情和傷勢越重,耗費的白光就越多。

葉凡沒尋思怎樣讓白光恢復,他現在只想好好伺候母親。

十五分鐘后,葉凡弄來一碗白粥,小心翼翼給母親吃下。

這是沈碧琴半年來第一次有胃口吃東西。

吃完之后,葉凡又把美女醫生叫了過來。

檢查一番,醫生大驚失色:“這怎么可能?”

沈碧琴好了。

得知自己身體沒有大礙,沈碧琴無論如何都要出院。

除了住院需要花費之外,還有就是住院一年住怕了,想要早點回家感受生活氣息。

葉凡拗不過她,只能辦理出院手續。

辦手續的時候,葉凡以為賬戶所剩無幾,可沒想到,退了九萬五出來。

他一問,才知道昨天有人往醫院賬戶存了十萬。

葉凡一查,打錢的人,正是唐若雪。

他心里一暖,唐若雪心里還是有他的。

葉凡留下五千給母親備用,其余的錢轉回給唐若雪,隨后就收拾東西出院。

只是葉凡剛剛攙扶老人剛來到大門時,三輛價值不菲的豪車就擦著他們過去。

又快又猛。

車輪差一點就碾到沈碧琴的腳趾了。

葉凡怒喝一聲:“怎么開車的?趕著投胎啊?”

沈碧琴輕聲勸告:“葉凡,算了,算了。”

豪車倒退了回來停下,車門打開,一個耳環青年鉆出來罵道:“敢罵黃少,你他媽找死是不是?”

接著,黃東強和袁靜一伙人現身。

“喲,是葉凡啊?小子,挺耐打啊?這么快就出來了?”

看到葉凡,黃東強馬上靠了過來,皮笑肉不笑走向葉凡:“銅皮鐵骨啊。”

“你媽也出院了?”

“借不到錢,準備回家等死?”

“要不要我贊助一副楠木棺材啊?”

一伙同伴哈哈大笑起來,眼中有著不屑和戲弄。

袁靜一如既往高冷,看到葉凡更是多了一絲嫌棄。

葉凡昨天借錢的卑微和下跪,讓袁靜對羞辱葉凡失去了興趣。

葉凡聲音一沉:“黃東強,你咒我媽,找死?”

“找死?你他媽的算什么東西?”

黃東強皮鞋敲地,氣焰很是囂張:“誰給你勇氣叫板我的?”

耳環青年陰陽怪氣附和:“昨天挨打還不夠是不是?”

幾個漂亮女伴掩嘴輕笑。

“跪下,磕頭,道歉。”

黃東強手指點著葉凡:“我當這事沒發生過,不然我把你們母子倆送太平間。”

葉凡聞言眼神一寒:“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黃東強冷笑一聲:“欺人太甚怎么了?不服?”

幾名跟班抽出甩棍,扭著脖子包圍住葉凡。

袁靜聲音淡漠:“葉凡,別逞強了,趕緊跪下道歉吧,東強不是你能招惹的。”

“小伙子,小伙子,萬事好商量!”

這時,沈碧琴也死死拉住憤怒的葉凡,擋在前面向黃東強一笑:“黃公子,我以前去你家做過家政,我跟你媽認識,給我一點面子,不要跟葉凡見識。”

“他年輕不懂事,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馬。”

沈碧琴陪著笑臉。

“給你面子?”

黃東強冷笑一聲,一口唾沫吐沈碧琴身上:“你算什么東西?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

“一個老不死的也敢要面子,你要的起嗎?”

對任何人而言,這種粗魯無禮的方式都算侮辱,但沈碧琴不敢反擊,逆來順受。

被羞辱、被嘲笑、被欺凌,也絕不惹是生非,不是因為大度,而是小人物沒得選擇的悲哀。

“這樣對我媽,你找死是不是?”

葉凡拳頭攢緊,滿臉憤怒要沖上去,只是被母親死死拉住。

看到葉凡死倔,袁靜很是生氣:“葉凡,還逞能是不是?東強是你們母子能得罪的嗎?”

“快下跪得了,又不是沒跪過,大家知根知底,就不要裝模作樣了。”

她努力調解一是踩葉凡沒成就感了,二是在外人面前彰顯自己大度。

可沒想到,葉凡完全不領情:“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會跪了。”

袁靜不耐煩了:“你再不聽我勸,我就不管你了。”

“沒有我的面子,你連小命都可能保不住。”

她傲嬌的揚起下巴。

葉凡毫不客氣喝道:“滾!”

袁靜俏臉一冷:“東強,我不管他了,你要怎樣就怎樣吧。”

“黃少,葉凡不懂事,多多包涵,你放心,葉凡以后再也不會招惹你了。”

看到黃東強兇光畢露,沈碧琴忙把葉凡拖到身后:“今天這事,就算了吧。”

“這點錢,一點心意,請黃少和各位兄弟喝茶。”

沈碧琴從口袋掏出三千塊錢,彎著腰卑微塞入黃東強的口袋。

“啪——”

黃東強一個耳光反手甩在沈碧琴的臉上。

沈碧琴下意識驚呼:“黃少……”

“啪!”

又一記清脆聲響炸起。

“螻蟻一樣的人,也敢要我包涵?”

?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